建设类高职语文教育与素质教育有机统一的模式探究
来源:   作者:浙江建设职业技术学院 杨方   点击数:462   日期:08-26   字体:【

 

2006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提出“高等学校要创造条件,面向全体大学生开设中国语文课”以来,语文教育的命运依然起起落落,在获得肯定的同时也存在许多争议。就全国范围来看,大学语文课程的开设确实出现了尴尬现象。有些高校的文科专业一年级要必修数学,但理科专业原有的大学语文必修课程却从选修计划中删除了。即使开设大学语文课程的院校也普遍不重视,大学语文已成为“日益边缘化的学科”。

高职高专的情况就更让人担忧。主要表现在大学语文还没有被明确定为文、理科专业的公共必修课,往往是可开可不开,开多少算多少,课时也没有明文规定;建设类高职院校因为理工科专业占主流地位,几乎不开设大学语文,淡化或取消语文教育在建设类高职是很普遍的现象。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高职高专为适应市场的发展需要调整专业结构、课程设置、教学内容等,这些是至关重要也是十分必要的事情,但其语文教育不能受实用主义的影响。教育要有更为长远的战略目标,对语文教育必须从更为长远的战略目标来思考。教育部在《关于全面提高高等职业教育教学质量的若干意见》中指出:“高等职业院校要重视学生的职业道德教育和法制教育,重视培养学生的诚信品质、敬业精神和责任意识、遵纪守法意识、培养出一批高素质的技能型人才。”高技能主要靠技能教育来达成,高素质主要靠人文教育来实现,只有两者的完美结合,才能培养出“高素质技能型人才”。 语文教育可以也完全应该成为建设类高职院校实施素质教育的主要课程之一。

回顾历史,中国现代高等教育从发展伊始就重视语文教育,也重视文学教育与素质教育的结合:1913年蔡元培主政民国教育部,颁布《大学规程》,规定国文为大学预科各部之必修科目;本来清末的大学专门设有经科,蔡元培虽然废除了经科即儒家经典课程的设置,但将其并于哲学与文学之中;蔡先生在《国文之将来》说:实用文即应用文主要是用作记载和说明,是为了让别人看明白,所以应该用白话文来写;至于古典经文之美“在乎支配均齐,节奏调适”,是全面发展的教育必须具备的,所以放在文学与哲学中对学生进行相关的人文教育。这意味着我国现代大学建立之初就把语文分为应用文与美文(文学)两种,而以文学教育作为文化传承与人文教育的重要载体。1980年中国高校重开大学语文课(即民国之大一国文),教育部旋即将它列入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必考科目。1996年教育部高教司组编《大学语文》教材,并希望有条件的学校都要开设这门课程。而且教育部高教司在《大学语文教学大纲》(征求意见稿)定义大学语文课程目标为:“在全日制高校设置大学语文课程,其根本目的在于:充分发挥语文学科的人文性和基础性特点,适应当代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日益交叉渗透的发展趋势,为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培养具有全面素质的高质量人才。”这明确指出语文教育应该与素质教育有机统一。

今天教育界的有识之士同样指出推进人文素质教育时应该把加强文学教育作为重点,如语言学家及语文教育家张志公先生在《张志公语文教育论集》提出文学教育是进行人文素质教育的重要途径与方法:诗、词、文、赋、小说、戏曲中的经典作品既具有文学审美的核心内涵,又具备人文的、道德的教育的延伸性,能够让学生在赏心悦目的阅读中体悟人生、社会与世界,在感悟大自然、人生与世界奥妙的同时理解与思考人文的内涵与精华;所以凭借文学教育促进人文教育具有极强的可操作性与实践意义。郭建勋教授在《文学教育要强化文学的诗性——湖南大学文学院院长郭建勋访谈》里明确指出文学育人的重要价值:“文学教育并非文学与教育的简单相加,而是从文学自身的特性出发所产生的育人活动,是有目的、有计划、有规范地通过文学文本的阅读、赏析和相关文学理论知识的学习以及文学创作等途径,使人在获得审美愉悦的同时丰富知识、发展能力、陶冶情操、完善人格的实践活动,文学教育的核心是育人,以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为目标,实现文学审美与育人立人的有机结合。”景海峰教授则在《人文素养、文学教育与高校人才培养——深圳大学文学院院长景海峰访谈》鲜明地提出了文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统一的作用:我觉得文学和人文教育在当代最重要的作用,正在于通过具体呈现人类文明积累起来的珍贵价值,以此为学生提供一种宽广的视野。”景教授同时指出文学和人文教育重视传统与历史积累的理想,实际是与当下市场运作的逻辑和走向相悖的,这也是语文教育与素质教育难以有机统一的外部原因。

而建设类高职院校的语文教育和素质教育难以得到有机统一发展的具体原因是对高职的语文教学一直存在两种错误的观念:一是认为学习大学语文没有用,把语文和实用性技能对立起来,没有能够发挥语文教育的审美性与人文性;一是只强调其工具性,大部分建设类高职院校用实用主义眼光看待语文教育,在教学内容上取其一隅,以偏概全,在专业教学计划中,以应用文写作、文秘写作、商务写作、语文基础训练之类取代大学语文。这两种观念普遍存在,使得我们的大学语文的定位发生偏差与错位,致使高职语文教什么与怎么教的问题一直未得到解决;严重影响着高职院校人才培养的质量。

语文教育和素质教育如何有机统一与协调发展是我国建设类高职院校改革发展过程中一个突出问题。《教育部关于加强高职高专教育人才培养工作的意见》指出:“高职高专要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国务院大力推进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也明确指出:“职业教育要加强爱岗敬业、诚实守信、办事公道、服务社会、奉献社会的职业道德教育,加强文化基础教育、职业能力教育和身心健康教育,注重培养受教育者的专业技能、钻研精神、务实精神、创新精神和创业能力,培养一大批生产、服务第一线的高素质的劳动者和实用人才。”

在以上精神的指示下,语文教育与素质教育的有机统一成为建设类高职院校办学理念的必然选择之一,这样既能通过高职语文课程改革来发挥语文教育的优势,挖掘其的潜力,整合并强化其多效性教育功能,完成知识、能力、素质的转化。语文的工具性是应该坚持的,高职语文课必须给学生新知识,忽略知识传授而空谈能力是无根的。但语文最根本的还是人文性,这两个方面是不可分割的。高职语文教学应当在工具性、知识性传授的同时融入人文性,应当传授给学生终身受用的东西。改革大学语文教学必须改变观念,应从宏观上提出正确把握建设类高职语文教学方法改革的原则,明确语文教育的价值取向和实现策略,突破固有的教学方法、教学手段,走多元化创新的道路。所以建设类高职院校必须树立语文教育和素质教育有机统一的融合以培养人才的理念,必须着眼于学生的全面发展,以提高学生综合职业能力为核心,以致力于人格的完善为目标,不断提升文学素养、审美能力、人文精神等语文素质教育在建筑技能学习中的地位,以保障学生的全面与健康发展

所以我们认为,要提升高职语文的课程地位,首先应该明确高职语文语文课程的性质,高职语文教育应该包括应用文,但不应该仅是应用文课。天下文章一分为二,一为文学,一为实用文,语文教育应该是用实用文学习母语规范,用艺术文学习母语艺术,这是规范与艺术的统一。而不论实用文还是文学课程其实都是培养学生汉语语言与文学方面的阅读、欣赏、理解和表达能力;这两者都是高职学生文化素质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换言之,高职的应用文与文学课程都应该与素质教育、人文教育有机结合,而这时以往研究者很少关注与重视的,相对都忽略了应用文教学与素质教育的内部联系。

其次,我们认为高职院校在语文教育中应当建设与强化文学教育。文学与人文的关系,与其自身的历史密切相关。文学教育在现代中国进程中一直是担当起培育现代公民的“人文教育”职责,比如梁启超在晚清提出的“诗界革命”和“小说界革命”就寄寓了“新民”的理想,小说被认为有“移风易俗”的奇效,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欧洲启蒙运动时期和美国现代体制建立的阶段,《汤姆叔叔的小屋》成了南北内战的导火索,而“文革”后的“伤痕小说”、“寻根小说”也构成了时代反思和文化批判的重要方式。所以文学在高职院校人文教育中的作用和一般的学科还是不太一样的,通过文学的传递,学生对社会状况的认识、对价值观的理解和对生命的体验,以及对理想的追寻等,都会转化为一个相当具体和形象化的感知过程。所以在相当长的时段里,文学在人文教育的层面,特别是对人的精神的培育和陶冶,可以说意义非凡。而许多建设类高职院校取消了文学教育,也是其人文教育不深入的关键原因之一。

再次,我们认为,应该研究与实践一种大语文教育。因为人文素养是很难用一个量化标准来衡量的,其状态也无法清晰描述,它是人的修养、情志、心理健康、待人接物的礼节等全方位的呈现,小到人的基本教养、谈吐、举止,大到人的价值观、高远理想、道德情操,而这种生命的状态又是潜移默化、不经意的,这正是人文素养与技术科学不一样的地方,它需要在具体的场景中、 在生活的阅历中去升华,再经过长时间的沉淀之后,才能形成一种共识性的价值,而这种价值则会起到长久引导的作用。所以从外延来看,与人文教育结合的高职语文教育应当是一种大语文教育,既包括语文课又应该包括非语文课的,既包括学校教育阶段课内的语文教育活动又应该包括课外的语文教育活动。同时从当下语文教育的外部生态环境优化来看,需要克服大众文化、消费文化、工具理性和读图时代对语文教育的冲击,我们语文教育者能做的工作有限,因此主要应该研究语文教育自身内部如何努力改善的问题。所以本课题提出在设置高职语文课程体系方面,确立一课为主,多门配套,选修相结合的课程体系,满足不同学生的需要,真正体现大语文的人文精神和人文关怀。
  最后,从建设类高职的专业特色来说,尤其要注重挖掘古典文学与建筑的关系,可以说写一部建筑史离不开古典文学,不管是《红楼梦》还是《巴黎圣母院》,都是在建筑的大观园和圣母院的背景中展开了人生的画卷。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写道:“人类没有任何一种重要的思想不被建筑艺术写在石头上。”尤其是写一部中国建筑史,离了中国古典文学,几乎无从着笔。《诗经.斯干.绵》诸篇述周建筑,《閟宫》述鲁建筑,《殷武》述殷建筑,《定之方中》述楚建筑……这些诗篇,对当时宫室形态表现真切。而要了解先秦中原建筑,不能不读《诗经》。至于《楚辞.招魂》铺张扬厉以描写楚宫,开后世两汉大赋之先河。在《两都》《二京》《甘泉》《灵光》诸赋中,建筑成了文学家尽情歌颂的对象。赋是汉朝的主导艺术,建筑却成了主导艺术之母。 往后 《灵光殿赋》、《阿房宫赋》、《九成宫醴泉铭》、《陋室铭》、《滕王阁序》、《醉翁亭记》、《岳阳楼记》《登鹤雀楼》、《登慈恩寺塔》、《西厢记》《牡丹亭》、《长生殿》等,文学家写园宅、祠庙、亭台、楼阁的文章汗牛充楝,其中有不少是直接插写建筑物本身的。建筑,以及与之有关的传统、故事,为古往今来的文学界提供了写不完的题材。正是因为中国古典文学中饱含建筑信息,所以尽管中国建筑实物由于主体为木构而存留不多,但从文学描写中人们仍可了解并欣赏建筑。所以应该从古典文学与建筑文化关系的角度作为研究建设类高职语文教育与素质教育有机统一的切入口。

总而言之,建设类高职院校语文教育与素质教育有机统一的模式可以定位如下:以培养高技能加高素质的建筑技能人才为宗旨,以开发与培育建筑技能人才的应用写作等职业素质与能力、文学素质、人文素质为总体目标,建设类高职院校语文教育与素质教育从狭义与广义两个维度有机统一的各种制度、培养目标、培养方法、培养规格以及实现这些培养目标的方法或路径等的总和。

 

(本论文为中国建设教育协会课题2013043《建设类高职语文教育与素质教育有机统一的模式研究》的成果)

浙江建设职业技术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杭州萧山高教园区     邮编:311231    浙江ICP备11036365号